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行业资讯 >约跑CEO罗壹雄:纯烧钱的APP可能没有什么市场【创公司】
约跑CEO罗壹雄:纯烧钱的APP可能没有什么市场【创公司】
作者:68caifu 来源: 日期:2019-1-18 19:30:21 人气:标签:
  约跑CEO罗壹雄:纯烧钱的APP可能没有什么市场【创公司】   “光有一个APP或者一个运动手表手环,并不能解决跑步的问题。目前跑步运动市场竞争很激烈,各种APP风起云涌,不同于其他APP的是,约跑从B端开始发展,通过B端获得的收入同时也获得用户,把用户聚集在一起让他们去感受品牌和产品,B端客户很喜欢这样的形式。虽然这样比互联网烧钱获得用户的方式慢很多,但是用户数据更真实。”   作为约跑手机软件(以下简称约跑APP)CEO的罗壹雄平时工作就得全国各地到处“跑”,工作之余的生活他依旧喜欢跑,不过第一个“跑”是奔波;第二个跑是“放松”。   采访罗壹雄的那天,北京的天气特别好。就在我来的路上,罗壹雄已经完成了早锻炼:8点钟开始,跑了10公里后,又做了10分钟的力量和拉伸。“我一般住酒店也会选有健身房或者游泳池的地方。”罗壹雄已经把运动当做了生活习惯。   “世界上顶级的马拉松比赛有六个,是东京、伦敦、波士顿、柏林、芝加哥、纽约六个城市结成的马拉松联盟举办的。目前,世界六大比赛我完成了四个满冠。每跑完其中一个赛事,组委会颁发一个完赛牌和证书。当六个全部完成之后,会再颁发统一的证书和完赛牌。这种荣誉,对跑者而言是非常珍贵的。”罗壹雄告诉三声,今年他想完成伦敦马拉松大赛,明年完成波士顿的。波士顿难度最大,比赛需要跑到一定程度才有资格报名抽签。   查阅百度百科里关于“约跑APP”的介绍还有些简洁,但是这个正式上线于2015年的4月份的运动应用软件目前已经有接近20万的用户了。目前,约跑APP的团队主要在北京和成都。线上的产品团队在成都。线下的团队,北京成都各占一半。   在今年2月14日,江苏卫视《我们相爱吧》之“我们相爱跑”情人节活动的线下跑友招募和赛事的执行顾问正是约跑团队。这对于正式上线快满一年的约跑来说已经向前迈了一大步。   罗壹雄告诉三声,约跑跟国企和民营企业都有合作,企业收费给约跑,约跑给企业的回报是跑步活动冠名、现场广告,让企业的员工免费来参赛。   说起由运动爱好延伸来的创业,话题自然从运动开始。而聊到当时做约跑APP的初衷时,罗壹雄直言是爱好使然,毕竟体验一次从零到一的过程是很有趣和刺激的。曾经担任过班级班级团支书的他,因为喜欢组织各种活动而获得四川省团委优秀活动奖,并提前被中国政治青年学院录取,在大学期间的罗壹雄延续了喜欢组织活动的做法。毕业后被重庆纺织局录用,又组建了重庆市的第一支服装表演队。这些经历影响了他第一次创业。   三声:作为一名体育爱好者,你跑了多久了?   罗壹雄:其实我以前并不喜欢跑步,觉得跑步很枯燥。初中练过击剑;高中、大学打排球;工作才开始健身,后来又去游泳。   因为2011年因为代表长江商学院(以下简称“长江”)参加当时比较出名的商学院戈壁挑战赛才开始练跑步。当时没有教练,也不知道跑前拉伸跑后放松,导致多次受伤,后来到处拜师求学练跑步,最后在接近二十所商学院里长江获得了团队第二名。   参加戈壁挑战赛之前其实还未参加过马拉松赛。参加杭州半马赛时深受跑友们的触动,才决心参加全马。2013年1月跑了人生第一个全马:厦门马拉松,3小时51分钟完成。然后是重庆马拉松,3小时53分完成。之后又开始练铁人三项,连续参加了两届北京铁人三项的标准赛事。   再回归到马拉松是在2014年底。那时自己也正想创立约跑APP。   三声:怎么把自己的爱好与创业结合在一起的?   罗壹雄:约跑是我的第二次创业。第一次是1993年4月在深圳创业做公关公司,主要是大型公关活动策划、组织和执行。第一次创业做公关公司让我积累了二十多年的人脉资源。后来发现,业余跑者们在接受专业跑者训练时觉得很新鲜,但内容不一定过后记得住,因为纯专业的内容相对比较难和复杂。所以,约跑团队经过总结,把一套适合业余跑者的科学且系统的训练方法变成业余跑者易于接受的内容,再与跑友交流效果就会好很多。   三声:线下有什么具体的活动吗?   罗壹雄:很多人开始会担心自己跑不了5公里,于是根据自身经历,面向社会发起了“First 5k Run”,也就是“挑战人生第一个五公里”的线下活动。   去年在成都和重庆分别做了两站,效果不错,每站有接近两千人参加。小孩儿,老人,甚至中年大妈都参其中并且跑完了。   方法在“First 5k Run”现场,通过教练专业训练后,在跑步时根据不同的配速,安排不同的兔子(即“配速员”),组成不同的方阵带领参赛者跑步。比赛不排名次,只是帮助跑友完成人生的第一五公里。围绕“五公里”主题,约跑还做了家庭五公里,童车五公里,小孩坐在婴儿车里,父母推着童车跑,以及针对大学生的校园五公里,兄弟五公里、闺蜜五公里,彩虹五公里,以及“First 10k Run”,就是人生第一个十公里。   三声:你觉得和市面上比较热门的运动APP相比,约跑有什么不同之处?   罗壹雄:有不少运动APP的创始人是技术出身,而约跑团队在跑步方面更专业些。约跑把过去活动的客户转化为现在跑步的客户,所以有很多B端客户。约跑虽然很小,但从B端开始,有自己的收入,而且预计在2016年会到达盈利的平衡点;因为约跑估值很少,这样有些资本对约跑更加亲睐。第二约跑还有自我造血功能。而且跑友很注重感情交流,可能在感情方面客户更倾向于约跑。   三声:约跑靠什么来吸引用户的?   罗壹雄:之前尝试过靠砸钱在互联网做推广,把APP排名往前靠,吸引用户在应用商店搜索各种运动APP的时候能够一下看到约跑。开始效果不错,后来竞争对手也用这个方法,他们用更多的资金刷排名。我觉得这种方式是没底线的,所以马上停止了。转而靠线下的案例范本,做成文字和图片形式的故事,通过互联网传播,让更多人注意到约跑的品牌,增进对约跑的好感,进而下载约跑APP。   本来是聊工作,但是讲到创业经历,罗壹雄跟我分享了与他父亲有关的健身故事。   罗壹雄的父亲今年已经77岁高龄,以前很喜欢快走,慢跑。但是四年前,在家里做家务事摔伤后就停止了跑步。后来受罗壹雄兄弟二人影响,开始跑马拉松。2015年罗父参加了马拉松比赛,用2小时42分左右完成。   就在今年2月14日,罗壹雄的父亲以5小时51分的成绩完成了洛杉矶全马比赛,并且在75岁至79岁年龄组排第6名。   三声:你在创业过程中遇到过的困难怎么去解决和改进呢?   罗壹雄:约跑在成立之初走了一些弯路,开始对“互联网+”不是很了解。而且最初约跑有五个股东,但只有我是全职,其余四人只是给约跑出谋划策。后来通过与资本的接触后又对团队做了调整,说服以前的股东全部退出,让新的股东进来。新的股东有两个80后的年轻人,专门做产品。最开始,想把约跑APP产品外包,但是考虑到知识产权原代码的问题和连续性等问题,所以就放弃了。   三声:你想把约跑打造成什么样的产品?   罗壹雄:做到在同类APP里面最准,最符合跑者需求的产品。产品专业化,活动娱乐化。   三声:现在很多跑步类的APP,很多人质疑它的泡沫太多了,你怎么看?   罗壹雄:单靠用户数不能完全说明这个APP已经成功了。约跑圈、悦动圈、咕咚这三家都很大了,估值都在三个亿美金,更多的资本加入后,回收盈利都会变成遥遥无期的事。   三声:你期待的投融资情况是怎么样的?   罗壹雄:约跑的前景可能是自己独立上新三板或者被大巨头收购。新的投资方目前正在积极地洽谈,预计可能在3月份会有明确的消息。   三声:你觉得现在跑步类体育创业,国内市场怎么样?   罗壹雄:市场还是很大的,现在体育创业在中国才刚刚开始,关键是看方向。现在纯烧钱的APP可能是没有什么市场了。   三声:接下来约跑有哪些打算?   罗壹雄:今年首先强化线下,有一笔融资后,在线上会有一些举措,会在推广品牌方面多下些功夫。
看不清楚,换一个